网站首页  | 学校概况  | 学校管理  | 120年校庆  | 党建园地  | 德育之窗  | 教学教研  | 学生天地  | 办公平台  | 政务公开
欢迎光临山东省淄博第六中学,您是本站第 22508122 位访客! 
综合评价招生正在进行中学校的招生简章
化学教研组新学期召开第一次教研活动
淄博六中召开教育教学工作会议,聚焦精准教学,提升质量意识
聚焦学生需求,传授学习方法——淄博六中2018级举办第二期学法指导会
 当前位置:首页 - 教学教研 - 创作天地 -
不可忽视的“乡人”和“问者”
——《种树郭橐驼传》文本再探究
刘永胜
(山东省淄博第六中学,山东 淄博 255300)
摘要:《种树郭橐驼传》是柳宗元别具一格的作品。传统的文本解读,大都从传主郭橐驼出发,看其形,赏其技,悟其理,而忽略了其“乡人”和“问者”对文章的助推作用。本文试从这一角度出发,探究“乡人”和“问者”对文体和传主的重要意义。
关键词:乐者  智者  仁者

《种树郭橐驼传》是柳宗元别具一格的作品。作者既塑造了郭橐驼这样一位技高智深的传主形象,又通过种树之术得出为官之理,以小见大,由浅入深。我们在解读文本时,大都从传主郭橐驼出发,看其形,赏其技,悟其理,而忽略了其“乡人”和“问者”对文章的助推作用。在文章的推进过程中,这两者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,没有了他们的比对和发问,郭橐驼的形象将会黯淡许多,文章的深义也会肤浅许多。
乡人号之:比对出一个乐观豁达的乐者郭橐驼
文章第一段,主要围绕着郭橐驼的“形”和“名”展开。郭橐驼,因形得名,因形易名。“郭橐驼,不知始何名。”这句话隐含着三重信息:郭橐驼原来有别的名字;原来的名字已经无人知晓、无人记得;他生活在社会的底层,是卑微如尘土的存在。这样一个平凡卑微的小人物,却还有身体的重大缺陷:驼背。他的同乡并未因此而同情他,反而拿他的这一重大身体缺陷开玩笑,特地起了一个没有丝毫雅趣的外号——驼。也就是说,此时,他的乡人称呼他“郭驼”。人之常情,当着矬子不说短话,拿人的生理缺陷开玩笑是不礼貌的,也是非常无趣的,缺少对别人最基本的尊重,也缺少对自己的尊重。而郭的同乡却给他贴上了一个永远撕不去的标签,以至于由于这个不雅的外号叫的太响,所有人已经记不起他的本名。
一般来说,作为一个有生理缺陷的人,是非常忌讳别人提起这些的;平时生活中,也都会或多或少的对自己的缺陷进行遮掩。但是,郭听到这件事后却有不同寻常的反应。驼闻之,曰:“甚善。名我固当。”因舍其名,亦自谓橐驼云。这几句话又包含着很多信息。首先是郭对别人拿他生理缺陷起外号这件事的评判:甚善。甚善,翻译成现代汉语,不仅是“好”,而且是“很好”,这一反应出人意表,一个大度豁达的驼背人形象跃然纸上。其次是他对“驼”这个外号的评判:名我固当。一个“固”字,更写出了他的乐观豁达。因此,他主动地舍弃了自己的本名,应和着众乡人送他的外号。不仅如此,他没沿用“郭驼”这一名字,而是称呼自己“郭橐驼”,主动的在名字里加上了一个“橐”字,让整个名字变得更加活泼俏皮起来,郭的形象也更显得明朗乐观。
这样,在乡人并不友好的行为的比对之下,一个虽卑微平凡却达观顺性的乐者形象就呼之欲出了:大家喜欢称呼我“驼”,那我干脆就叫“橐驼”;顺了大家的意,也符合我本人的形象特征。
他植者效之:衬托出一个技高业精的智者郭橐驼
像郭橐驼这样的人,往往都是俗世奇人,有着非同寻常的高超技艺。郭橐驼就有别人难以企及的拿手绝活——种树。驼业种树,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,皆争迎取养。首善之区长安城里的豪富人家,无论是经营园林游览还是做水果生意的,都争相迎取供养他,把他当成种树行业的圣手。一个“争”字,写出了郭橐驼的受欢迎程度,更写出了豪富人家争先恐后的样子。因为,郭橐驼无论栽种还是移植,全都成活,无一例外;他种的树全都长得高大茂盛,果实结的又早又多。
除了豪富人家把他奉若神明,他的同行当然也对他羡慕不已。作者在描摹“他植者”的时候,连用了两个具有贬义色彩的词语:窥伺。他们学艺,不是正当光明的拜师,而是暗中观察,偷偷效仿。不知是他们担心郭橐驼“鸳鸯绣了从教看,莫把金针度与人”,还是担心自己“头重脚轻根底浅,嘴尖皮厚腹中空”。上文已说道,郭橐驼是达观豁达的乐者,他当然不会“不把金针度与人”,可见,“他植者”并不真正了解郭橐驼,他们的胸怀决定了他们的技艺。
在“他植者”的衬托之下,郭橐驼的种树技艺更显得精湛,胸怀更显得宽广。
写到这里,郭橐驼的形象已经很饱满:乐观豁达,技艺高超。也就是说,如果文章只有两段,写到“他植者虽窥伺效慕,莫能如也”就结束全文,丝毫不会影响文章作为一篇短小精悍的人物传记的完整性。但柳宗元意不止在此,他还要让郭橐驼这一俗世奇人告诉我们更多的东西。
所以,作者宕开一笔,让郭橐驼对自己的技艺进行技术总结。他的技术总结可用四个字概括:顺天致性。这个“天”,就是天性、本性的意思,顺应天性,并不可以简单地理解成顺其自然。顺其自然是无为而治,顺应天性则要因时而宜:栽种时要像抚养孩子那样小心谨慎,栽种后方可顺其自然。就像人生第一课上的好,也就会沿着一个正确的人生轨道前行。而“他植者”,则出现了两个极端,要么尽心不够,要么太恩太勤,结果自然都是背离了树自身的成长规律。
读到这里,相信所有人都会自然地联想到孩子教育问题。郭橐驼的种树原理,告诉了我们大量的教育哲理:上好人生第一课、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;不可撒手不管,也不可太过溺爱;不能急于求成,拔苗助长……育人和种树一样,充满了艺术性和辩证性。
这样,通过对“他植者”的回答和比较,郭橐驼就不再仅仅是一名技艺精湛的种树者,而是深谙人生、深谙教育的智者。文章本身也不再仅仅是一个俗世奇人的传记,而是具有了比喻性、讽刺性和教育性,具备了寓言的要素。
问者问之:追问出一个爱民恤民的仁者郭橐驼
假如文章在第三段戛然而止,仍然不会影响故事的完整性,郭橐驼作为一名乐者、智者的形象也已经很丰满,但柳宗元意仍未尽,于是又有了后面的“问者曰”,把文章又一次的推向纵深。
这个“问者”,可能是上文的问种树技艺的人,也可能是民间采风的官员,也可能是柳宗元自己,还可能是因文脉的需要柳宗元假托的一个人。但就像《赤壁赋》中没有那位“客”就很难展现苏轼内心的矛盾和挣扎一样,没有了这个“问者”,《种树郭橐驼传》文脉已尽,很难再生发出更大的意义、更深的哲理。
问者曰:“以子之道,移之官理,可乎?”“问者”非常机智,他仿佛在郭橐驼详尽细致的技术总结中,联想到了为官之理。郭橐驼简单的谦逊一番之后,毫不客气、直言不讳的指出了“长人者”的过失:好烦其令,若甚怜焉,而卒以祸。作为地方父母官,他们的初衷可能都是好的,就像司马迁所言:“人君无愚智贤不肖,莫不欲求忠以自为,举贤以自佐。”但是,在具体的执政过程中,却犯了太恩太勤的错误,把爱民的政令变成了扰民的荒唐举措:旦暮而呼之,鸣鼓而聚之,击木而召之。
作为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,郭橐驼深受其扰,深受其苦:官命促尔耕,勖尔植,督尔获,早缫而绪,早织而缕,字而幼孩,遂而鸡豚。当地父母官喜欢发号施令,对男劳力,从耕地种植到收获,无不过问;对女劳力,从抽丝纺线到抚养孩子、蓄养牲畜,事无巨细。结果就是当地百姓无从“蕃生安性”,反而变得“病且怠”,治民之策变成了扰民之举。
在“问者”的追问下,郭橐驼基于自身的观察和体验,详尽的列举出了“长人者”的种种扰民之举,成为了一个底层百姓的代言人。同乡人对郭橐驼,缺少最基本的尊重和友善;而郭橐驼,却对他们怀着善良的悲悯之心。
他也不再仅仅是乐者、智者,而成为了与民为伴、为民发声的仁者。
柳宗元在文末说,要“传其事以为官戒”,让文章带上了一些指摘时弊、讽喻过失的政论色彩。伴随着文体由传记到寓言再到政论的转变,郭橐驼的形象,也历经了乐者、智者、仁者的加深。这些转变和加深,都离不开“乡人”的比对,“问者”的追问。


本文发表于《语文月刊》2020年第1期

发布时间:2021-03-16 17:17:01 点击次数:378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版权所有:山东省淄博第六中学 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育才路2号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邮编:255300 电话:0533-6239008 传真:0533-6412495

备案序号:鲁ICP备09075370号-1